□記者 張曦 何偉 西寧報道
  青海是我國西部重要乳品生產地區之一,但今年以來在青海大通、湟中等奶牛養殖主產區,牛奶價格一路走跌,養殖戶損失慘重,部分奶農為避免更大的損失,甚至賣掉奶牛,而因牛奶質量不達標,奶農只能選擇傾倒部分積壓的鮮奶。
  奶價比礦泉水還便宜
  大通回族土族自治縣是青海省傳統奶牛養殖大縣,也是青海主要奶源基地。全縣4.55萬頭存欄奶牛99%由奶農分散養殖,每天到奶站賣牛奶的收入,是許多家庭的主要經濟來源。
  大通縣良教鄉是一個純回族鄉,家住下治泉村的奶農韓玉良說:“去年這個時候奶站收購價格還是每斤一塊八,今年只有八毛錢,比礦泉水還便宜。我家兩頭奶牛一天能擠55斤奶賣40多元,可光飼料和乾草就要吃去70多元,我們實在養不起了。”
  和韓玉良同村的冶占海剛剛賣掉了家裡的3頭奶牛:“賠錢賠得厲害,原先養奶牛一年掙的一萬多元是家庭全部收入,但今年家裡已經沒有錢買飼料,聽說好幾個鄰居都把奶牛賣了。”
  良教鄉獸醫站技術員素有秀說:“今年牛奶收購價格幾乎是5年來最低,現在鄉上大約30%的奶牛已被出售或屠宰。”大通縣農牧和扶貧開發局畜牧獸醫站統計顯示:接受調查的114個村3269戶奶農家庭日擠奶量有54049公斤,僅有14734公斤被奶站收購。2009年全縣有奶站26個,目前只剩下4個在艱難維持著。
  良教鄉沙布村鮮奶收購站負責人楊占才說:“今年以來,乳品企業從這裡買走的奶源越來越少,10月25日,青海湖乳業稱,這裡散戶出產的鮮奶質量不達標,以後不再購買,第二天,這裡積壓了三天的7噸鮮奶被倒掉。”
  收購標準增高導致牛奶滯銷
  “企業的奶源不夠用,散戶的奶源不敢用”,青海乳品收購、加工規模最大的天露乳業總經理韓強說。
  據韓強介紹,今年以來確實減少了對散戶奶農乳品的收購量,因為散戶奶農大都手工擠奶,衛生安全很難把控,存在很大的安全隱患。
  “這種問題我們早就意識到了,所以近年來在抓緊建設自有牧場。目前企業已經在海北、黃南等地建有4個大型牧場,按照科學配方飼養,採用機械化擠奶,如果自有牧場的奶源實在不夠時就會向鄰省甘肅再收購一部分。”韓強說。
  青海小西牛乳業一位負責人表示,近幾年企業自有牧場規模不斷擴大,規模化、機械化生產和檢疫水平不斷提高,已經漸漸不需要來自散戶的奶源。
  青海省農牧廳畜牧處副處長楊毅青表示,乳品企業停止或減少鮮奶收購,散奶質量安全繫數低是重要原因之一。
  記者在採訪時發現,有些奶農在喂養、擠奶、存放時確實不太講究,牛棚里衛生髒亂,飼養不講科學配方,牛奶擠出來裝在髒兮兮的桶內並隨意擺放,家禽也圍在桶旁“嘗鮮”。還有一些奶牛的乳頭已被污染,但奶農並不消毒就開始擠奶。
  “隨著食品安全質量越來越受重視,這樣粗獷的傳統養殖方法已經不適應現代農業的發展需求了,我們正在探索從傳統養殖走向集約化養殖道路的方法。”大通縣農牧和扶貧開發局畜牧獸醫站站長趙志剛說。
  楊毅青表示,與乳品企業對接不力也是導致牛奶滯銷的另一原因,大通雖為奶牛養殖大縣,卻沒有一個乳品加工企業,一旦外面企業停止收購,奶農便會陷入困境。
  此外,進口奶粉大量進入市場造成本地牛奶銷量下降,致使銷路受阻。在我國西部地區,乳品市場受進口奶粉的衝擊力度也很大。青海湟乳食品有限公司負責人說:“幾年前青海奶粉市場上有近一半的份額都來自我們公司,可近幾年只有農村市場還維持得可以,城市裡幾乎沒有我們產品的蹤影了,取而代之的都是進口奶粉。在這種情況下公司積壓了很多奶粉,只能暫停收購牛奶。”
  產業升級轉型困難重重
  “奶農倒奶”近年來在我國多地都曾上演,這些現象錶面上反映了供求矛盾,其實隱藏著推行現代化養殖與經營管理的諸多困難。
  “乳製品企業盲目發展重覆建設、重數量輕質量效益、乳製品市場秩序不規範等原因制約著乳產業發展。其中,奶牛養殖規模小、養殖分散、管理水平低的問題已成為影響乳製品質量安全,制約我國奶業向更高層次發展的主要瓶頸。”中國農業科學院農經所所長秦富說。
  今年青海省農牧廳撥款20萬元在大通縣兩個村莊內建立了“分散養殖、集中擠奶”的項目基地,每日將奶牛們的奶牛集中,統一使用機械擠奶。
  記者在走訪期間遇到調研員在逐戶調查。調查顯示奶農大都贊同“分散養殖、集中擠奶”的生產模式,但是也有奶農提出疑問,如果在占地面積數公里以上的較大村莊,每天讓體重近一噸的奶牛往返三次擠奶不顯然現實,在住戶分散的山區就更難辦。
  此外,青海省農牧廳又探索出建立奶牛合作社實行“奶牛托管制”。奶農將奶牛送到合作社進行統一喂養、統一擠奶,奶農通過分紅盈利。畜牧養殖合作社在內地城市已不屬罕見。奶農韓玉良說:“我家養的是優質奶牛,要是和普通奶牛一起托管,無論產量多少都分一樣的紅利,這肯定不公平。”
  記者在大通縣幾個鄉鎮採訪發現,不少奶農養殖的奶牛品種也參差不齊,產奶量也各不相同。
  楊毅青表示,現代規模養殖是今後的唯一發展出路,以上兩個模式雖然能部分解決牛奶質量問題,但距離現代規模養殖還有不少差距。在進行規模化養殖之前,還需要逐步提高養殖管理技術水平、推廣高品質飼料淘汰自配飼料,引導奶農樹立質量責任意識,加大對奶牛養殖戶和奶站的日常監管,減少人為因素造成牛奶質量降低,影響出售的現象。
  奶農們紛紛表示,面對突然襲來的奶價危機,自己毫無抵抗之力。記者瞭解到,我國一些省份曾嘗試通過農業保險保證奶農的利益,接受採訪的奶農也表示,如果政府能夠補貼一部分保費為奶牛上保險,再遇到牛奶滯銷,損失應該會降低很多。
  據悉,青海特產的藏系綿羊和藏氂牛均在中央財政規定的農業保險補貼品種範圍內,然而奶牛未納入其中。根據政策,各省還可以根據情況向中央財政申請規定種類外的幾種農業產品保險補貼。
  趙志剛告訴記者,“奶牛上保險”在省內尚未開展,但未嘗不可嘗試。但同時他也表示,儘快提升乳品自身品質,積極探索養殖新模式才是根本。青海省西寧市市長王予波表示,政府今年起將加大對乳品企業的招商力度,從根本解決本地乳品銷售困難。
  青海省副省長嚴金海在解決奶牛養殖戶散奶難賣問題相關情況專題會上,談了三點意見:
  首先,制定出台奶業健康發展指導意見。今後青海將從實際出發,本著立足當前解困、著眼長遠發展,堅持以農為本、理順利益關係、強化市場導向、規範企業行為的原則,制定出台《青海省奶業發展指導意見》。
  其次,積極穩妥推進規模養殖。考慮目前青海分散養殖奶牛比重很大,農牧部門將統籌考慮,優化佈局,積極穩妥推進奶牛規模化養殖,逐步提高規模化養殖的比重。鼓勵發展適合企業經營的現代奶牛養殖業,支持企業、農民合作社與養殖戶建立緊密的利益聯結機制。從明年起啟動實施奶牛“出戶入園”計劃,鼓勵養殖戶將奶牛集中到小區、托牛所,入股到規模養殖場養殖,有序引導奶牛規模化養殖。
  再次,建立齊抓共管、誠信經營的管理機制。明確由食品藥品監管部門牽頭,組織工商、質監、農牧部門,建立生鮮乳生產銷售齊抓共管的管理機制,根據各部門職責,細化責任,分工協作,共同抓好生鮮乳生產銷售環節的質量安全監管工作。
編輯:SN123
創作者介紹

清潔劑

ek14ekhf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